·葛文耀还透露

葛文耀还透露
来源:http://www.3736.org.cn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20-08-19 16:28

但好景不长,2012年11月19日,葛文耀在微博点名抨击平安信托,令其与平安信托的矛盾公开化。

改制之前的上海家化,是上海国资委绝对控股的国有企业,董事长葛文耀是政府任命的国资股东代表,也是企业的经营管理一把手,外界甚至将其称为“家化之父”。

业界称,这样的争斗在a股市场并不陌生,每当上市公司大股东和管理层斗得不可开交,除了公司经营和其他股东利益受损外,公众看到的,是一个不健全的股权文化,以及资本的强大和残酷。

“3年前的今天,我离开了家化。仅3年,这么优秀市场和财务基础的企业,注定被搞得败落了。”日前,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在个人微博上的一番话,将大家的视线再度拉回到多年前的“权斗之争”。彼时,上海家化大股东平安信托成功“夺权”,葛文耀败走令外界扼腕叹息。

首先是整顿内部元老人物:2014年6月,葛文耀的“旧人”王茁总经理职务遭解除,董事职务亦被投票罢免。同时离职的还有公司总会计师兼财务总监丁逸菁。

免责声明:

最终,平安信托的诚意和理念打动了葛文耀,双方进入了持续一年的“蜜月期”。上海家化于2011年和2012年都交出了不错的年终“答卷”。

葛文耀曾在微博控诉平安信托:“平安进来后,家化集团便名存实亡,只有卖资产。”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熟知上海家化的人都知道,没有葛文耀,就没有当年的家化。葛文耀走后,如今的上海家化可以用“失去生机”来形容,资本市场表现黯淡无光,甚至多次发布退市风险公告。

记者了解到,谢文坚上台后,在战略规划、品牌构架、供应链、组织与人事、薪酬与股权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调整。

“当初葛文耀在选择战略投资者时,曾强调拒绝短期投资者和财务投资者。其选择平安,正是看中了对方的资本实力,认为对方会长期持有家化股票,投巨资支持家化产业发展。但事实上,这多少有点‘一厢情愿’。”上述人士直言,作为资本运作者,平安看中家化的,更多是家化资产增值,所以家化到了平安手里,轨迹不会完全朝着葛文耀的方向走,这是可以预见的。(潘洁)

当年,葛文耀一直力推并希望在改制后实现的“股权激励计划”,但受到平安信托的阻碍。此外,双方在公司未来发展上也各有想法,且家化方面对平安清理集团资产的做法颇为不满。在2012年12月18日的股东大会上,因为投资海鸥表项目的分歧,二者的矛盾进一步激化。2013年5月开始,双方相互攻击震动整个市场,甚至触动政府层面调解,才暂时偃旗息鼓。

但葛文耀团队与平安系的内斗还在持续。直至2013年9月,以葛文耀一纸辞呈,平安系以胜出的结果结束了这场纷争。两个月后,平安指派长期在外资任职的职业经理人谢文坚出任新董事长。

“平安信托的身份是,以短期套利为目的的财务投资者,对平安而言,家化的历史、企业文化、使命和愿景,都不那么重要,均可抛之脑后,说白了,只看投资回报。”一位接近上海家化的行业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如同一场坎坷的婚姻,平安信托和上海家化先是蜜月之旅,而后分歧和矛盾逐渐显现,并一发不可收拾。曾经佳偶令人羡,最终一个铁石心肠,一个枉自嗟叹,双方反目成仇。

在平安入主家化前,葛文耀就曾表示,未来家化将重点启动两个投资平台,其中上市公司平台专门做与化妆品有关的业务,而集团平台做化妆品以外的业务。当时,葛文耀还透露,2011年底完成股权改制后,家化将通过收购兼并来加速发展。但这一计划因为平安信托的入驻宣告“流产”。

“葛文耀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其于1984年就在上海家化工作,于1996年起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对身边的同事都很好。”一位与葛文耀相熟的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彼时,平安信托极有诚意地提出了五大收购承诺原则,九项收购承诺细则,除了保持家化集团和上海家化资产、人员、财务等独立性和一定时间内不变外,平安信托给出追加70亿元投资、帮助家化2015年销售收入突破160亿元、在上市公司层面对员工进行股权激励等条件。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观察员付建利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重组并购频繁的资本市场,上市公司大股东和管理层的博弈层出不穷,但归根结底,无论是大股东还是管理层,都不能为了一己之私,或控制权,或话语权、人事权而内斗不断,结果只会使多方无谓受损。

上一篇: 郑州市法制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 下一篇:没有了